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汽车房产 >忆对越还击战 东线部队撤离时出效果权益不在许世友

    忆对越反击战 东线部队撤退时出问题责任不在许世友

    许世友

      红潮导语:张老说东线个别部队在后撤时是出了一些问题,但西线部队在作战时也有不少失误。要公正客观辨证地看这个问题,否则那些长眠九泉之下为国捐躯的烈士们会心有不安啊!

      1

      我是山东省汶上县九区张董村人,在私塾读书时,受到具有爱国主义思想的老师影响,于1938年底和两个要好的同学走上了投笔从戒、抗日救国的道路。那年我不到15岁,在八路军山东纵队6支队1团2连当了战士。当时战斗生活十分艰苦,每天都是要行军打游击战。为了打击敌人和避开大股敌军,什么办法都想到了。为了迷惑敌人,我们就反穿着鞋行军。当时也没什么军服(参军第2年曾发过一套),和老百姓穿得差不多。晚上宿营根本不敢脱衣服睡觉,因为随时会有敌情。时间一长,身上生了虱子。一次,我回家探望,妈妈看见了,她心疼地哭了,说什么也不让我再干八路了。但我说服了家人,又回到了队伍上。

      [张老在战斗中不断地成长进步、到建国前夕,他已是人民解放军第5兵团第17军第50师第149团团长了,但他也两次负伤。尤其惊心动魄的一次遇险发生在建国之初,他从贵州去南京军事学院上学的路上,突遭土匪伏击,张老夺过机枪和警卫班拼死突围,紧要关头,友邻部队赶到,他才顺利突围。]

      1950年12月,我在南京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1951年国庆周年阅兵时,我是军事学院方队第4排第4人。当晚毛主席接见并宴请我们,按规定,每人只许向主席敬一次酒,但我多敬了一次,因为我太激动了。1952年毕业,1955年我任陆军第49师第一副师长兼参谋长,1957~1959年,我率部参加了平息四川藏区的达赖集团叛乱。

    老年许世友

      2

      1978年10月以前,我任11军副军长。那天我正在腾冲组织军事演习,突然接到军区的命令,任命我为14军军长,立即到任不得延误。我连家都没回就出发了。路途很远路况也不好,所以我带了两个司机昼夜兼程。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张钰秀将军正等着我,他向我简明扼要地讲述了相关事项,我立即接手整军备战。当时“文革”刚结束,部队遗留这方面问题还较多,我到任后,即郑重宣布:当前的中心工作就是准备打仗,其它一切问题,打完仗再说,如有互相扯皮延误作战的,一律从严处置。大战在即,同志们的觉悟还是有的,全军上下的思想很快统一到备战上来了。

      根据11月28日昆明军区第一次作战会议精神,我14军部队开始集结。当时军部设在开远,我带领作战指挥先遣组赶赴前线勘察地形。上级分配给14军的作战正面宽度达83千米。我走遍了这一区域所有的地方,仔细勘察各种地形。当时越军的骚扰日益频繁,有一次我和先遣组晚上住在一个偏辟的小学校里,还遭到了越军小分队的袭扰。

      12月10日,昆明军区召开第二次作战会议,根据中央军委和军区的命令,第14军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当时军区司令员已由杨得志将军担任。会后,他特别召见了我,我就把在前线勘察的情况向他做了详细汇报,杨司令很满意。

      军区命令第14军各部队于1978年12月17日向文山以南地区开进,经过三次部署调整后,顺利完成战役展开。

      根据作战需要,第14军所属部队扩编,补充了新兵,并从各大军区所属部队调进大批骨干,补充了枪支弹药和各种轻重火炮,后勤供应也达到了战时标准。

      与此同时,为了准确摸清敌情,我军派出多个侦察分队渗透侦查一百多次,了解敌情。炮兵建成了几十个观察所并完成了数百平方千米的测地和射击准备。工兵急造军路几十千米,我和军政委范新友带领参谋作战人员多次下到基层检查指导部队的战前应急训练情况。

      [1979年1月9日,昆明军区发布命令:根据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迂回包围,速战速决,速歼速回”的作战方针,14军集中优势兵力和火器,首先歼灭老街、孟康和发隆的越军,然后协同13军,消灭敌345师和316师。

      为作战需要,军区加强了14军炮4师、高炮65师、军区坦克团和防化团的一部,火炮有152毫米加榴炮、122毫米榴弹炮、130、122、85毫米加农炮、130、107毫米火箭炮、100毫米迫击炮和高射机枪、高射炮等。弹药供应也很充足。坦克是62式轻型坦克。另外喷火器及防化装备也有了很大加强。总之,无论在兵力和火器上,我军都占有绝对优势。

      在我军攻击正面上,有越军一线部队254团、黄连山省246团、永富省149团和4个公安屯(类似预备役的二线军队)总兵力约4000多人,主要固守的据点有老街、孟康、发隆和班菲、他辣等处阵地以野战之事为主,老街、孟康等要点有永久工事另外,敌人还布设了大量各种各样的地雷,有的树上也挂了地雷越军还插竹签、挖陷阱、拉铁丝网。这些都给我军日后作战行动造成了不小麻烦二线部队有345师的118团和124团,分驻铺楼、郭参等地,并有部分机动兵力随时可支援一线部队

      1979年2月17日凌晨,自卫反击作战全线打响,14军各部队按计划向敌人发起猛攻敌人在纵深炮火的掩护下,拼命抵抗,部队伤亡加大。40师动用预备队投入进攻,475、3、1、2、22、23、24号高地相继被我攻占从而形成对老街之敌的合围态势

      次日7时,越军开始向我118、120团控制的阵地发起反攻,妄图阻止我对老街的进攻、短时间里,有三千多发炮弹落在阵地上,步兵随之发动了15次进攻我军战士顽强坚守。3号阵地上的步话机员海水干在战友们伤亡严重的情况下,坚持用步话机不断给我炮兵指示目标,炮弹准确落入敌群,敌人在阵地前遗尸60多具,不得不放弃进攻,

      -

      9时30分,我118、120团在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向老街外围制高点发起进攻在我强大炮火和坦克的掩护下,粉碎了敌人的坚固防线和疯狂反扑,攻入老街市区残敌一部钻进炮台山上当年法国殖民者修建的永备工事继续顽抗。这个工事群中有500米长的坑道,25个屯兵洞,有7个出入口,很不好打,一营长杨长发带领部队分兵守住工事出口,教导员胡昭率部队冲进坑道内,与敌激战,对顽固之敌用机枪、手榴弹、火焰喷射器予以消灭到19日下午1时,我军攻占老街。

热门推荐